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记忆 > 正文
【砥砺耕耘一甲子 气象万千六十年】第二十三期

2020年12月25日    作者:    发布 :xyw    

作者简介

程建军(1956- ),教授,博士生导师,原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原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副校长,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通讯评委。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先后在《马克思主义与现实》、《江海学刊》、《南京社会科学》、《江苏高教》、《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等国内外学术刊物公开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其中3篇被人大报刊资料全文复印,2篇被《中国社科文摘》转载。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江苏省社科基金、中国气象软科学(重点)、国务院《中华大典》重大项目(子课题)等项目十余项。获江苏省高等教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三、学校的“门”面


在中国的文化中,“门”具有十分浓郁的文化含义。一般指房屋、车船或用围墙、篱笆围起来的地方的进出口,也就是特定空间的进出标志。

“门”在中文中是多义词,既可指特定空间的进出口,例如:家门、校门、厂门等,也可指器物可以开关的部分:柜门、厨门,也可以指形状和作用像门的东西:电门、闸门,也可指宗教、学术思想派别,旧社会的帮派组织以及家族及分支,如儒门、佛门、哲学门、气象门、同门、师门、门人、门生、清门、洪门、会道门等等。



门是进入空间的第一印象和标识,是空间区域要素的组成部分。因此,门面就显得十分重要。孔子云:“谁能出不由门”(论语·雍也)。门既是特定空间的符号,又是独立的建筑,古人言“宅以门户为冠带”,道出了大门具有显示形态的作用。在古代既是大小人家的标志,也就有了大宅门和小柴门之分;也是富贵贫贱,盛衰荣枯的象征,正所谓门庭若市和门庭冷落之别。因而门又被称为“门脸”,观人先观“脸”,面相也是中国传统风水中的一门学问。门的上方称“额”,门的两框称为“颊”,中间称为“面”。


在南信大空间格局变革中,学校的门也发生变化。有“一代门”、“二代门”、“三代门”之分。


“一代门”(图9)伴随南气院整整四十年,简约型,大众化,和许多单位大门一样,无特色可言,它像一个忠诚的卫士,年复一年地张开怀抱,欢迎一批批莘莘学子走进校园,开始求知之路,又默默注视一批批毕业生从这里走出,奔赴祖国四面八方。2001年,因学校东扩,建设东校区和中校区地下通道需要而拆除。它的退出和“消亡”也预示学校新空间的到来。


“一代门”承载了南信大前四十年发展的历史,在这个门内,有众多学子美好的青春记忆。在这个门内,发生许多难以忘怀的故事。在这个门内,有着生生不息的南信大精神的灵魂。现在,学校在“一代门”原址旁,摹仿复建了“一代门”,虽然大小颜色有所差异,但所代表的意义是明确的:传统不丢,初心不忘!


图9 “一代门”


“二代门”(图10)即尚贤楼南面的大门,只要细心观察,二代门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大门,因为它是建在校园内的,并非可关闭和打开的大门,有大门之名并无大门之实。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南气院在中校区南部开始建校以来规模最大的校区建设。其中包括南教学楼(尚贤楼)、老行政楼(医务所、部分职能部门)、老体育馆(教工活动中心)、大礼堂(风云剧场)、24栋学生宿舍(泌园24栋)等,总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学校的教学、行政管理中心也从中苑的北区转移至南区。


从“一代门”进入学校视野比较狭小,去行政区还要绕道显得很别扭,来客和学生合影拍照很不方便。“二代门”建成以后在视觉空间上比一代门要高大气派,但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门,它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用意义,是一个礼仪式大门。


undefined  

图10 “二代门”


“三代门”(图11)就是现在学校的耸立在宁六路(江北大道)边,被誉为南京江北大道“第一门”的东大门。


东校区征地后,学校空间迅速扩张至宁六路(江北大道)旁。新气象,新校区当然需要新大门,如何建一个能反映学校学科特点又能反映学校蓬勃向上、气势雄伟、使人振奋、过目不忘的新大门确实费了一番功夫。开始请五家设计单位做了十个方案,难以令人满意。


大家对新大门形成的共识是:新大门应成为学校的特定空间标识,要体现学校大气学科中的“大气”,要给人们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要突破传统大门的“穿衣戴帽”,使校园产生通透感。后经过南京艺术学院专家的概念设计,小样出图,再到全院师生的投票表决,最后决定建设九天柱为特征的学校新东大门。大门由东南大学建筑设计院进行施工设计,南京林业大学专家进行大门前广场日月星辰图设计,校名巨石来自山东石岛。经过近两年的施工,2004年夏,新东门正式落成。


学校新大门突破中国传统大门的设计习惯,采用不割裂空间整体性,体现大门内外空间的融合与协调,无框无楣,由九根石柱组成。大门宽度达90米,9根柱是5长4短,整体呈拱月弦形,克服空间生硬感,显得造型柔和,与大门前圆形广场相呼应。大门中间5根大柱高12米,直径1.2米,“9”和“5”暗喻九五之尊,也表明学校要将大气科学办成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决心。整个大门还有许多气象元素和地域元素。石柱的通体雕刻为祥云图案,不仅祝福南信大能天佑吉祥,不断发展壮大,而且希望南信大莘莘学子学业有成,事业腾飞。柱端有一对南京图腾-貔貅,寓意学校立足文明古城南京;一对浑天仪,说明气象学科的古老而深厚;正中间的地球仪,更代表着学校的宇宙情怀,争做大气科学第一,气象国际化人才培养重镇的决心。


图11  “三代门”


如今,东大门已成为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空间的显著标志,雄浑气派,令人过目不忘。它见证了学校从单科型学校向多科性大学的飞跃,见证了学校向“双一流”大学的迈进,也成为来访者和毕业生留影必到的“打卡地”。


四、启示


启示1:空间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方式。

人类总是在特定的空间内进行生活和创造,人类的空间和自然的空间是有显著区别的。人类的空间不仅具有自然属性,而且具有有意识的人的社会属性。政治的、经济的、精神的因素构成人类空间的社会结构,而人类的物质实践活动就是人类空间变化的最后动因。人类实践的结果则以不同方式凝结在空间的各种“存在”中,因而可以通过空间的“存在”,“反观”人类实践的过程和意义。


我们经常讲“生活空间”、“生存空间”、“发展空间”,经常说:“给我一个平台,还你一个惊喜”之类的话,这说明人的生活离不开空间,也只能在特定空间上书写历史。南气院前40年,虽然在280亩空间里,建立了中国第一所气象人才培养的高等学府,培养出一大批德才兼备的高质量人才,学校赫列全国重点高校,得到了中国气象行业“黄埔军校”的美誉。然而,螺丝壳里是不可能修出大道场的,208亩空间难以承受万人以上的办学规模。正是学校不失时机拓展空间,才为今天的辉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启示2:空间是变化的,但又是有条件的

事物的存在不能离开空间,事物的发展也离不开空间,不同的空间为事物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不同的条件。正所谓“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空间是可以改变的,但空间的改变并不是随意的,不是“天马行空”、“异想天开”就行的,而是有条件的。空间改变本质上是人们社会结构、生产方式的改变,也就是人类社会实践活动的改变。意志、权利和资源是人类历史空间改变的三大要素,并且缺一不可。


南信大空间改变的历程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上个世纪末,南信大由部属院校划转地方管理后,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意识,独立发展意识日益增强,领导层、中层和广大师生形成少有的共识,争取空间,求生存,求发展。南信大今天的规模和家底不是别人赐予的,完全是自己争取来的,奋斗来的。


光有想法是不够的,还得有权利、资源,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政策法律规定不允许,资源条件不够也干不成。划转后,办学自主权扩大了,学校可以利用银行贷款了,再加上各级政府的支持,空间的扩张才成为可能。


我们经常听到“换个活法”、“跳槽”之类的话,其实都是想改变下自己的生活空间,工作空间,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但仅凭一个想法就贸然实施就难免有些莽撞了,还要考虑其他因素,否则的话,会适得其反。


启示3:空间具有多样性,为事物发展的丰富性创造了可能。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实践能力及水平的不断深化和提升,人们对空间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越来越丰富。


首先,空间是“有”和“用”的统一。


空间的“有”指的是“拥有”、“占有”和“所有”。即社会实践主体受到法律授权并保护的自有空间。比如南信大1950亩校区,普通民众拥有的自购商品房,农民签约的承包土地等等。学校在自己校区中开展各项教学科研活动;工厂在自己厂区中进行生产活动;农民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从事农业活动;住房拥有者在自己的住宅中安排家庭生活。人类的这种空间是受法律保护的,在一定意义上是“专属空间”和“私人空间”。随着人类实践活动的深化和发展,“画地为牢”的传统空间观念不断被冲破,自身拥有的空间当然可以使用,但不拥有的空间同样可以使用。


空间的“用”,是指实践主体突破自有空间限制,合理规范使用他有空间。正所谓“不为所有,但为所用”。这是突破自有空间限制的实践拓展行为。南信大近二十年发展的实践,不仅是空间大拓展时期,同时也是突破自有空间的局限,开放发展,跨越发展,合作发展时期。2004年南信大就和陆军指挥学院共同建立了滨江学院花旗营校区,利用陆军指挥学院的300多亩土地,8万多平方米的教学设施,每年招生一千多人,无形扩展学校的空间。2016年学校和无锡市政府签订协议,将滨江学院整建制迁至无锡,由无锡市政府全额投资,共917亩地,规划建筑面积41.28万平方米,虽然土地和建筑不属于南信大,但无形扩大了学校万人招生规模。2020年4月我校又和安徽省天长市合作建设南信大天长校区,还有和江北新区合作建设的气象谷等,都是拓展学校空间“用”的属性的重要举措,尽管在这些改变中学校校区面积并没有变化。


空间的“有”和空间的“用”是辩证统一的,它们之间并不是必要条件关系。拥有和占有空间当然可以使用,不拥有和不占有空间并不意味着不能使用,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使用的并能发挥自有空间下使用的同样或者相近作用。


其次,空间是“实”与“虚”的统一。


空间的“实”也就是现实空间和实有空间。自有空间、租借空间、共享空间都属于空间的“实”。随着信息社会的到来,人们社会实践的不断拓展,对空间的理解也不断深化,产生了依托现代计算机科学技术和互联网的所谓“空间”,即“虚拟空间”,“虚拟空间”不仅改变了人们传统空间概念,而且对世界的冲击巨大,不断改变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以及社会的管理模式。人们生活中多了“网购”、“网游”、“网课”等新体验,个人多了“网址”、“网名”等新身份;国家也多了“网管”、“网监”等新职能,社会也多了“网店”、“网商”等新职业。在新冠病毒抗疫期间,传统的“实”空间被迫阻断,取而代之的是“虚”空间,“虚拟空间”的存在和运行解决了大量防疫期间实体空间所无法完成的工作。“虚拟空间”目前仍处在方兴未艾过程中,“云时代”空间正悄然而至,只要人们善于趋利避害,空间的多样性必将为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创造出无限的可能。




参考文献

[1](美)大卫·哈维.巴黎城记[M].黄煜文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12月.

[2](法)亨利·列斐伏尔.日常生活批判[M].叶齐茂,倪晓晖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8月.

[3](法)亨利·列斐伏尔.空间与政治[M].李春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

[4]胡大平.从空间进化转向空间变异:警惕当代中国城市的“底特律化”[J].探索与争鸣(2015.3).

[5]胡大平.南京长江大桥[J].学术研究(2012.10).







下一条:【砥砺耕耘一甲子 气象万千六十年】第二十二期

关闭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宁六路219号
邮编:210044
电话:86-25-58235183
传真:86-25-57792648
邮件:xyb@nuist.edu.cn
版权所有 © 2019 发展规划处 NUIST备80093
苏ICP 备05007124号-1 苏公网安备 32011102010187号